中噴墨網-噴墨社區

幾大因素讓市場“好日子”來臨,數碼印花設備都“進化”成這樣了!

來源:中國紡織報 發布日期:2021-09-17 604

 

杭州宏華數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宏華數科”)近日發布了其半年度業績報告稱,2021年上半年營業收入約4.56億元,同比增加56.42%;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盈利約1.08億元,同比增加49.36%;基本每股收益盈利1.89元,同比增加48.82%。2021年上半年,宏華數科的主營業務數碼噴印設備、墨水占營收比例分別為:60.6%和31.3%。

作為國內數碼噴印龍頭企業和國內首家將數碼噴印技術應用于工業化生產的企業,宏華數科這份亮眼的成績單也折射出數碼印花設備市場的火熱勢頭。

疫情帶來轉型新契機

數碼印花比傳統印花有著突出的優勢。傳統印花色彩顏色相對單調,印花精度較差,污水排放較多,而這些缺點用數碼印花全部都可以解決,且數碼印花打印色域更廣、圖像精度更高。與此同時,數碼印花還是綠色印染新技術的代表。

據中國紡機協會調研統計,近5年數碼印花設備保持逐年增長態勢,數碼直噴印花機和高速轉移印花機市場均增長較快。

而新冠疫情的暴發又為數碼印花設備發展帶來新的契機。受疫情影響,2020年春節之后,大多數印染企業面臨無法如期開工或復工人員不足的情況。數字化技術的作用被激發并顯現出來。“數碼印花設備實現了自動化管控流程,尤其是轉移印花設備,1名技術工人可同時操作多臺設備,大幅節約了企業用工數量,降低了勞動力成本,有助于緩解疫情期間人員短缺帶來的復工復產問題。”中國印染行業協會一位負責人介紹說。

在疫情形勢下,數碼印花“小批量、快速反應”的優勢更加凸顯,其生產組織靈活,用工少,相比其他行業受疫情沖擊較小,為印花行業帶來新的市場增長點和轉型升級機遇。中國紡機協會調研數據顯示,2020年雖然數碼直噴印花機受疫情影響銷量出現小幅下降,但高速轉移印花機銷量仍增長近20%。2021年1~6月,數碼直噴印花機和高速轉移印花機較去年同期增長均超過20%。

此外,政策紅利不斷釋放也是助推數碼印花市場快速發展的主要因素之一。這幾年,政府出臺了一系列關于推進智能制造的政策措施。浙江、江蘇、廣東和山東等紡織大省大力推進紡織服裝行業智能化生產,紡織品數碼噴墨印花是重要領域之一。噴墨打印頭國產化的問題也有望被列入國家“十四五”科研攻關和技改專項,噴墨打印頭實現國產化,將會極大推動數碼印花技術的普及。

技術進步為發展蓄力

近年來,根據生產需求,數碼印花設備技術也在不斷推陳出新。在今年6月舉辦的2020中國國際紡織機械展覽會暨ITMA亞洲展覽會上,不少數碼印花設備生產企業展出了最新的機型。

宏華數科的VEGA8000DI高速高精智能數碼噴墨印花機,搭載48個高精工業噴頭,噴印速度達630米/小時,具有四重智能噴頭保護系統,可支持遠程診斷、支持機聯網對接企業MES與ERP系統。

意大利MS公司的mini LARIO數碼掃描直噴機,采用平衡技術和改變噴頭的排列方式,把小車噴頭從原有的32只增加至64只,打印速度達18.2米/分鐘,并能支持遠程診斷等服務。

柯尼卡的NASSENGER10e數碼印花機第一次在掃描小車上應用雙導軌,減輕了導軌的負荷重量,使得導軌變形小,提高掃描小車運行平穩性,保證了打印精度。

飛行船數碼噴印設備有限公司全球首創的SDouble一次成型雙面印花技術,將同步雙面打印、圖像識別對位、數碼印花工藝結合在一起,只需一次安裝印花織物,便可實現同步雙面數碼印花過程?;ㄐ蛯ξ粺o需人工干預,并可提供“同花同色、同花異色、異花異色”等多種印花工藝,滿足各種可滲透面料或無滲透面料的高質量印花需求。

廈門漢印DA067D涂料一體機模塊化的設計,各種供墨、處理液、廢墨回收、電器控制等單元,相互獨立做成抽屜式,在應用或維護時可以很方便地拉開閉合,不會影響其他模塊運行。

專家分析認為,本屆展會數碼印花設備比較突出的特點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首先,設備與互聯網的結合越來越緊密。如用手機嵌入式遠程診斷、遠程打印控 制,主機聯網對接企業MES與ERP系統等,智能化功能越來越強大。其次,設備越來越大型化,制造質量越來越優化。數碼印花掃描機的速度約為400~1000米/小時,并配備1.8~3.2米多種幅寬。這樣的高速度,這么寬的門幅,如果在制造橫梁、導帶步進等精度不好,噴印的質量將得不到保障。因此蜂窩狀梁、雙橫梁、全閉環精準步進定位等技術都紛紛被采用。再次,對噴印倉的設計越來越重視。為了節約成本,以前很多數碼設備沒有噴印倉。本屆展會上,無論是直噴印花機還是轉移印花機,大部分都加裝噴印倉,顯示了制造商已經意識到飛墨對人體的危害。

數碼印花設備不少技術都有了新的進展:一是噴頭技術的發展。如桑巴噴頭的恒溫控制系統、斜拼接技術、每一個噴孔不同斜角的設計等,對提高印花精度和分辨率都有很好的提升;愛普生在國內推出的商用噴頭i3200和工業級噴頭S3200,不但具有高精度、高速度和使用壽命長等特點,適用于高速轉移和直噴印花,而且價格較低,所以被多家制造商采用。二是數碼印花機染(涂)料個數不斷增加。如熒光色和12種顏色的應用,使得數碼印花后的顏色更鮮艷、更豐富。三是高速轉移印花機對薄型紙越來越適應。通過軟件和硬件的改進,本屆參展的高速轉移印花機對28~31克薄紙的抗起皺、萬米卷裝的平穩運行已經達到較好狀態。

成本下降加速替代

比傳統印花相比,數碼印花此前最明顯的缺點就是印花速度過慢。但是,現如今,數碼噴印技術已從掃描機向SinglePass技術發展,印花速度得到了明顯的提升。在SinglePass技術的加持下,噴印系統固定在噴印設備的橫梁上,傳送裝置采用連續式送料方式將承印物勻速連續傳送過噴印區域,噴印系統即完成了目標圖案的噴印過程。

浙江海印數碼科技有限公司的鯤鵬single-pass直噴數碼印花機,是印染企業自行研發的一款single-pass直噴數碼印花機。除了噴頭外,軟件、墨水等全部自己設計制造,已經有兩臺在自己的公司內穩定生產兩年多。“我們的數碼印花打出來的面料是活靈活現的,3D效果非常逼真,是照片級的效果,這是傳統印花沒有辦法達到的。生產速度我們現在是可以做到7萬米一天,上個月做了145萬米,是非常驚人的,已經遠遠超過圓網(印花機)的生產速度了。” 浙江海印數碼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宋麗娜說。

浙江大昌德印染有限公司是購買海印鯤鵬single-pass直噴數碼印花機的首家企業 ,一段時間用下來,董事長錢漢寧依然對自己當初的選擇很堅定:“ 一是速度快,二是檔次高,正品率高,不容易產生次品。以后隨著印染產業的轉型升級,數碼印花是一個必然的發展趨勢。”

與此同時,隨著數碼印花設備技術進步、生產效率提升,以及墨水實現國產替代后的價格下降,我國數碼印花成本不斷下降,加工費降低,其市場競爭力也不斷提升。

自2017年以來,數碼印花的加工費、加工成本明顯下降。中國印染行業協會調研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直噴數碼印花加工費為18元/米~20元/米,2020年這一數字下降至10元/米~12元/米;數碼轉印加工費從2017年的7元/米~8元/米,下降到2020年的3元/米~4元/米;直噴數碼印花加工綜合成本從2017年的8元/米~10元/米,下降到2020年5元/米~7元/米。同時,墨水使用成本也出現了大幅下滑,從2017年的2.8元/米,下降到2020年的1.5元/米。

“數碼印花不需要提前制作網版。如果是小批量生產,總成本會比傳統印花低,雖然數碼印花墨水相比傳統印花用的染料價格還要高一些,但目前,這個價格差距也在不斷縮小。未來,數碼印花的優勢將越發明顯。”中國印染行業協會相關負責人表示。

在全球數字化印花的大趨勢下,數碼印花設備無疑將迎來更大的市場空間。
 


? 芳芳的性幸福生活(1-18)